除了阮翠跟我之外,我們的亞洲兵團,全盛時期一共有四個女人,和七個小孩。後來大家先後回國,現在只剩我跟阮翠了。尚美是南韓的軍嫂,她是梨花女子大學的博士生,她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去美國做研究,然後把她兩個小孩帶去美國;恩永的老公在南韓的外貿協會上班。

有天大家聚在一起,正要開始抱怨的時候,阮翠煮好了越南河粉叫大家吃。

dog-4446753_640.jpg

阮翠跟我,還有兩個韓國太太在她家一起吃河粉,她煮的越南河粉是我吃過最好吃的。大家都吃呆了,怎麼這麼好吃,很直覺地問她:

「妳老公也很喜歡吃妳煮的河粉嗎?」

她說她早已不煮飯給她老公吃。因為老公喜歡吃捷克菜,她喜歡吃越南菜,她煮了越南菜老公不吃,她就賭氣不再煮給她老公吃了,只煮越南菜給兒子跟她自己吃。

我問:「那妳為什麼不煮捷克菜給他吃呢?」
阮翠:「因為捷克菜很難吃啊!就只是麵包跟湯而已!」
尚美:「那妳就一週煮幾次越南菜,再煮幾次捷克菜啊!」
恩永:「那妳老公平常要吃什麼?他是在Google上班嗎?」
阮翠:「……」

尚美跟恩永很驚訝,老公回家居然沒飯吃?

阮翠常說她最恨她老公的地方,就是既不幫忙帶孩子,還不斷挑剔她的家務,甚至會在家中言語暴力她,除了感覺不被愛之外,這也是她一直想要完成學歷和經濟自主的原因。如此的男人典型,反而比較讓我想到「韓國的大男人」,但在場的尚美跟恩永都只是聽著,阮翠的遭遇沒能引起她們的共鳴。慢慢地,我才知道她們的韓國老公,其實也都會幫忙家事跟帶孩子。

阮翠的老公感覺也不是有多壞,比較像大家身邊都有這種事,每個婚姻中的人,也都經歷過的。我們如果感覺自己不被愛,都會有想攻擊對方的反應。

老公工作回家有飯吃,真的是件很重要的事嗎?我猜如果人妻有在煮飯給她老公吃,那正常老公至少會看在有每天回家有熱飯熱菜的份上,少跟妳機車一些事,搞不好還會幫忙帶孩子跟做家事。因為一個人要平常弄兩個孩子又要煮飯,瞎子也知道妳忙不過來。而且吃完一頓飯菜之後,多少會撫慰人一天的辛勞,這種需求的滿足,是人每天都要經歷一次的,老公就算能力再強或工作再輕鬆,也不可能一下班之後,馬上再煮一桌菜來吃。

很久前我看過一本書,叫「把老公當成狗」,這本書是日本的一個安親班老師(男)所寫,它書裡的內容很怪,但最後看完之後,大概覺得是:一個老公回到家,想要被滿足的東西,就是各種生理的需求,如餓了就要吃、累了就要休息、還有性欲,如果妳再誇獎他幾句,那他就會像小狗一樣對妳忠心。男人只要能被滿足到這些部位,就會覺得自己被愛了,性欲不能勉強,但妳只要把他想像成,妳老公回到家來,妳最起碼要像小時候他媽一般的照顧他,那他就會感受到愛了。但這我想本書隱含的意義,就是妳只要對妳老公的期待如妳對小狗一般,那你們之間就會像主人與小狗一般的幸福,畢竟,你不可能期待小狗能聽懂妳講話,還會跟妳聊天吧?

 

 三分鐘熱度已經搬家到 readermemo.com,以上為文章摘要,欲讀全文請點:【被愛系列】 把老公當成狗來愛'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三分鐘熱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