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翠:「我沒有辦法寫我的論文…我好痛苦,我沒辦法專心,我只能看三行字,我的ADHD真的太嚴重了」

我:「蛤?妳有ADHD?是醫生說的嗎?」


阮翠:「沒有,我沒去看過醫生,但是我自己覺得我有,所有的症狀我都有!」


我:「像什麼呢?」


wildlife-3302937_640.jpg

阮翠:「我沒辦法專心啊!我做事也永遠沒計畫,妳看我總是會遲到;而且我現在在跟妳講話,我就一直在想其他的事情,我做事也永遠是三分鐘熱度,沒辦法持續;我老公也說我永遠整理不好這個家,我連去清理我廚房的櫃子都做不到…」

我:「是喔,其實我也會這樣啊!那妳有試過每天冥想三十秒、運動五分鐘、每天看一頁書,這些都能培養妳的恒心和專注力啊!」

阮翠:「那對我沒有用,沒有意義,因為我有ADHD」


我:「妳認為自己有病,那就要看醫生喔!」

阮翠不說話了。



今年跨年夜,我們邀請阮翠跟她老公一起來我家。阮翠的捷克老公看來真的對亞洲食物很反感,我煮了鍋燒意麵,跟他介紹這是我們台灣的美食,但因為湯裡加了醬油黑黑的,所以他碰都不碰。反倒是另一道紅酒牛肉,明明更黑,但我跟他說這是「法國料理」,可以配麵包,他就高興地連吃了好幾盤。



阮翠邊吃我的海鮮鍋燒意麵,她說我煮的就像她的越南河粉一樣。邊跟我們說話,不時也看著她的手機滑一下。直到我們真的吃完飯,坐在餐桌上開始聊天了,阮翠看著手機的時間也愈來愈長。我開始覺得不對勁,為什麼到朋友家作客,又是跨年夜,卻會想到在餐桌上滑手機呢?我好奇她究竟有什麼重要緊急的事。



我:「嘿,今天是Party耶!妳在滑什麼?」

阮翠:「我在改我臉書的背景照片啊!」


她老公繼續講國際政治,我老公傻傻聽著不知道要接什麼話,還好我可以去廚房準備甜點。阮翠暫時停止滑手機,跑進廚房來跟我說:

阮翠:「我超討厭跟我老公在一起的」

我:「所以妳才一直滑手機嗎?」

阮翠:「對啊!這樣我就不用面對他」
我:「你們出門前又吵架了嗎?」
阮翠:「對,妳怎麼知道?」
我:
「因為妳又遲到了…」


我們把甜點端出去後,阮翠又坐回餐桌,一坐下到她老公旁邊,她又拿出手機開始滑,不是看一下,而是比剛才更誇張,她跟大家坐在餐桌,卻一直專注在她的手機上。

我問:「嘿,妳現在又在滑什麼了?」
阮翠:「我在刪除我手機裡的照片啊!」

 

 三分鐘熱度已經搬家到 readermemo.com,以上為文章摘要,欲讀全文請點:阮翠的專注力與她的手機(上)​​​​​​​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三分鐘熱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